我校树种介绍之白蜡树
发布日期:  2009-04-14 16:15:27    点击次数:  
【字体: 】  【关闭窗口】  【打印该页】

白荆路由来

我校文化路60号院(北校区)南起学生公寓,北至田径场,临室外篮球场东侧,称之为白荆路。2004年冬季种植白腊(白蜡别名白荆)树60棵(其中一部分在室外篮球场西侧)。此路因此而得名。在大门口草坪内学校气象站东侧有一棵白蜡数,据介绍差不多40年了。

概况

别名青榔木、白荆树 ,拉丁名Fraxinus chinensis Roxb,英文名:Chinese Ash,科属:木犀科白蜡树属。分布北自我国东北中南部,经黄河流域、长江流域,南达广东、广西,东南至福建,西至甘肃均有分布。 形态:落叶乔木,树冠卵圆形,树皮黄褐色。小枝光滑无毛。小叶5--9枚,通常7枚,卵圆形或卵状披针形,长3--10厘米,先端渐尖,基部狭,不对称,缘有齿及波状齿,表面无毛,背面沿脉有短柔毛。圆锥花序恻生或顶生于当年生枝上,大而疏松;花萼钟状;无花瓣。翅果倒披针形,长3--4厘米。花期3--5月;果10月成熟。观赏特性及园林用途:该树种形体端正,树干通直,枝叶繁茂而鲜绿,秋叶橙黄,是优良的行道树和遮荫树;可用于湖岸绿化和工矿区绿化。播种 翅果10月成熟,剪取果枝,晒干去翅后即可秋播,或混干沙贮藏,次春3月春播。播前用温水浸泡24小时,或用冷水泡4—5天,也可混以湿沙室内催芽。条播播种量3kg/亩,播后加强管理,当年苗高30—40cm。若春季早播,播后覆盖地膜,当年苗高可达60cm。扦插 于2—3月芽膨大时,剪取粗细一致的健壮枝条,随采随插,插穗长度15—17cm。插后管理得好,经30天左右即可生根发芽,此后要经常抹去下部的萌芽,以保证顶芽正常生长。栽培管理 春季移栽为好。幼苗移后生长缓慢,定植后应注意管护。初期修枝不宜过高,以免徒长,上重下轻,易遭风折或使主干弯曲。栽植胸径10cm以上大苗,应带土球,球径40—45cm,栽后浇透水。园林用途 白蜡树形端正,树干通直,枝叶繁茂而鲜绿,秋叶橙黄,是优良的行道树和庭阴树。耐水湿,抗烟尘,可用于湖岸绿化和工矿区绿化。

材质优良,用途包括:板材 、保土 、编织 、防风 、防沙 、工业用油 、建筑 、蜜源 、庭院树、行道树 、细木工 、中草药 、造纸,是我国重要的经济树种之一。白蜡具有以下优点:  ①繁殖容易。用播种和扦插均能迅速成苗。 ②生长快。③耐寒。 ④耐盐碱。 ⑤抗干旱也耐水涝。⑥抗大气污染。 ⑦愈伤能力强,耐修剪。⑧绿色期长。

白蜡文化

白蜡树
选自乐趣园(www.netsh.com)空水2005-12-27
    今早晨我还想说,邮局门前的白蜡树,长得和我儿子一样粗了。现在我得说,邮局门前的白蜡树,长得和我一样粗了。
  刚才我拿钢卷尺量了,它和我最粗的地方都是一百一十厘米。这是东营东城胶州路上的邮局。我们在东城挖坑栽树的时候,这个地方还叫“邮电局”。我们在东城挖坑栽树的时候,没想到白蜡树能长这么粗。我们和胶州路上的白蜡树都是东城的第一代居民,将来都有可能被后人称作东城的元老。
  我在十八岁以前没见过白蜡树,只见过蜡条。那时我还不知道蜡条能长成树。那时我看见的最粗的蜡条,是叉干草的蜡杈、铁耙和铁锤的蜡木柄、练武术的蜡杆子——这些都不是活的。
  我们村庄的活的蜡条都是一丛一丛的灌木。年年都割,年年都长。割来的蜡条编篓子,编筐子。我们那里有个成语叫“编筐作篓”,意思就是编造瞎话。我们那里为什么能产生这个成语呢?因为编筐作篓确实就是人们熟悉的生活。我父亲和我二哥都很会编。编得又结实又好看。我曾经挎着筐子拔草,拾柴火,倒地瓜,分白菜,收辣菜疙瘩……曾经和姐姐用“牛筐”抬粪,抬土。二哥曾经编了很多长方形的蜡条篓子去卖。后来他常常用独轮车推着两大篓子青菜,去潍坊卖。后来他卖菜的篓子变化了形状:一个大肚子两根短粗腿,骑在他的大金鹿牌自行车的货架上了。
  父亲叫我好好放猪,我就一再要求改良放猪的鞭子。他终于花钱去给我割来一根皮条,做了放猪的鞭子。那鞭杆子,就是用三股蜡条拧的。那时有个电影叫《青松岭》,插曲的第一句是:“长鞭哎那个一呀甩哎,啪啪地响哎……”这使我甩起放猪鞭子的时候,非常自豪。
  我在上完大一之后的暑假里,忽然觉得,我对故乡安丘太缺乏了解了。从小就常常听广播站说“石埠子公社”如何如何,“担山公社”如何如何,也不知道哪个公社在哪个方向。于是,我骑着姨家表哥的车子,作了两三天的乡镇观察。第一天到了雹泉、庵上、辉渠、下坡,第二天到了黄旗埠、峡山水库、担山。我在担山的一个菜园子边上,看见了活着的叉干草的蜡杈、铁耙和铁锤的蜡木柄、练武术的蜡杆子,看见了更粗的蜡条树。我这才知道,蜡条也能长成树。
  后来我在广饶当老师,买到那本《山东经济植物》。蜡条在这本书里叫“chén[木岑]”,又叫白蜡树。书中写道:“落叶乔木,高达十米,树皮淡灰褐色。”于是我又知道,担山那些令我惊叹的蜡条树,还是些远远没长大的少年。高达十米的白蜡树在哪里啊?我十分想见识见识!
  一九八九年冬天,我们来到东营东城。我们挖坑栽树。胶州路栽的是白蜡树。树苗都是已经被截去树冠的(利于成活),有许多比我在担山看见的蜡条树还粗。来年天气一暖,就陆陆续续地发了芽,抽了条。再过一年,原来的条就变成了枝,枝上又抽了条。一些树的条上开了花,结了果,果是带着翅膀的种子。有些树则不结果。于是我第一次看见蜡条开花结果,第一次看见蜡条男女分明。
  孙犁的《陋巷集》里有一篇《晚秋植物记》,其中有《白蜡树》一节:
  “庭院平台下,有五株白蜡树,五十年代街道搞绿化所植,已有碗口粗。每值晚秋,黄叶飘落,日扫数次不断。余门前一株为雌性,结实如豆荚,因此消耗精力多,其叶黄最早,飘落亦最早,每日早起,几可没足。清扫落叶,为一定之晨课,已三十余年。幼年时,农村练武术者,所持之棍棒,称做白蜡杆。即用此树枝干做成,然眼前树枝颇不直,想用火烤制过。如此,则此树又与历史兵器有关。揭竿而起,殆即此物。” 白蜡树不但有雌雄之别,还有大叶、小叶之分。据我观察,大叶白蜡树树形较松散,枝条较曲较脆;小叶白蜡树树形较紧凑,枝条较直较韧。主干与中间向上的枝较直,旁逸斜出的枝较曲。叉干草的蜡杈、铁耙和铁锤的蜡木柄、练武术的蜡杆子,均以少年的小叶白蜡树的主干为最佳。成年的白蜡树,无论是雄是雌,无论是大叶的还是小叶的,通直的树枝都不好找。孙犁所记“碗口粗”的白蜡树,当然“树枝颇不直”。
  《山东经济植物》上说白蜡树“在中性或酸性湿润的砂质壤土中发育良好”。而我们东营东城,本来是盐碱土质。有些白腊树直接栽在原来的地上,勤浇着自来水,也能成活,但是长不很好。胶州路的白腊树都是换了熟土栽的,可浇树的自来水还是偏碱性的,因为这里的自来水,是先把黄河水引到水库里,又加工的;黄河水本来不碱,可是在盐碱地上走了一遭,便又带上碱了。我眼看着东城的白蜡树越长越高,越长越粗,可也没料到它们会长到现在这样。现在,东城最大的白腊树和我一样粗了,而高度超过了八米。我想我快要看到高达十米的白腊树了。
  孙犁在白腊树黄叶飘落的时节里,日扫数次飘落的黄叶。如果是我,就舍不得扫那些黄叶。黄叶在树上将落未落的时候,我常常在树下仰望。那经了黄叶过滤的阳光浸泡着我,仿佛要把我浮起来送入天国。黄叶飘落的时节里,我喜欢看着黄叶在地上越积越厚。或者静静地呆着,或者又随风流动起来。我从来不觉得它们是应该扫除的垃圾。将来我如果入土,但愿有厚厚的黄叶覆盖。白蜡树的黄叶跟别的黄叶不同,它们黄得非常透彻。
  白蜡树的果实是长着翅膀的种子。它们会乘风飞翔。但是并非到处都有沃土和生存的空间。我见一颗白腊树的种子在广场的石板缝隙里发了芽,我见一棵白蜡树的幼苗在大楼的脚边长到一高。我还在暑假的一个教室的铝合金窗的轨道里,看见一棵小白蜡树活在一小撮土上。想那一小撮土是偶然被风带来,那颗白腊树的种子是偶然被风带来,暑假里没人动那扇窗子,暑假里有雨水时不时地滋润,所以才有了这棵白蜡树的一生!是的,就是一生,我没亲眼看见它怎样出生,却亲眼看见它从活着到死去。它死去的时候,还没到开学呢!
  嗯!白腊树!有的方生方死,有的艰难存活,有的无论如何顽强也不可能长大,有的却能够长到十米!不相信命运,行吗?全由着命运,行吗?
  嗯!白腊树!只要还没死,就要长下去!成长才是硬道理哪!

  河南省宁陵县素有“白蜡条(杆)之乡”美誉

该县充分利用白蜡条(杆)种植面积在全国最大,搞深加工,取得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该县种植白蜡条(杆)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原以防风固沙为主。由于这里独特的土质、水质和地理气候特点,用白蜡条(杆)编织的农副产品及生产工具、武术器械等名扬省内外,当地农民曾有“草帽一盖几十块”,“白蜡杆一趟、自行车一辆”的顺口溜,目前已发展到年产一千二百万根白蜡杆的面积。改革开放以来,宁陵县委、县政府以“传统的工业和先进的科学技术”为动力,充用这一独特的优势,把白蜡杆有弹性而折不断、有韧度而不变形溶入技术开发中去。大胆采取高温熏蒸和管理相结合的办法,彻底杀死深藏在杆中白蜡虫,精挑细选,精工制作出纯天然手工艺家具。生产的各类沙发、休闲椅、可调式躺椅、办公椅、床及各种装饰品等几十个品种,以无污染无虫蛀、式样独特新颖、高贵典雅受到客户青睐,还出口到美国、日本、加拿大、新加坡等国家。荣获国家科委“优秀项目”奖和林业部“十年成果”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