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校树种介绍之紫薇
发布日期:  2009-04-14 16:17:17    点击次数:  
【字体: 】  【关闭窗口】  【打印该页】

我校文化路60号院(北校区)东起10层教学办公大楼,西至学校大门,称之为雪松路。2004年冬季种植雪松树22棵。22棵雪松之间间种紫薇50棵,学校主草坪和北院小园散有13棵。

紫薇概况

紫薇(Lagerstroemid indica)又名痒痒树、百日红、满堂红 ,为千屈莱科、紫薇属,落叶灌灌木或小乔木。拉丁名:Lagerstroemia indica,别名是痒痒树、百日红、满堂红。原产东南亚和大洋洲北部,我国为主要分布中心和栽培中心,广布于长江流域各省区,遍及华东、华中、华南及西南,湖北、江西、湖南、四川、浙江等省低海拔山坡及林缘地带仍有野生。紫薇是落叶灌木或小乔木,高可达7m。树冠不整齐,枝干多扭曲;树皮淡褐色,薄片状剥落后干特别光滑。小枝四棱,无毛。叶对生或近对生,椭圆形或倒卵状椭圆形,长3-7cm,具短柄。花鲜淡红色,径3-4cm,花瓣六;萼外光滑,无纵棱;成顶生圆锥花序;蒴果近球形,径约1.2cm,基部有宿存花萼。花期6-9月,果10-11月成熟。 紫薇在生长季节要求土壤湿润。春季萌芽前浇1-2遍透水,在生长期中应经常保持土壤湿润。  喜温暖湿润和阳光充足环境,有较好的抗寒力和耐旱力、怕涝。喜生长于肥沃、湿润而排水良好的石灰性土壤。萌蘖性强,生长较慢,寿命长。炎夏群花凋谢,独紫薇繁花竞放。花色艳丽,花期长久。紫薇树形优美,树皮光滑,花色艳丽,花朵繁密,花期长达数月,适合于庭院、道路和公园栽植绿化,也常用来制作盆景和切花观赏。

栽培简史  中国是紫薇的产地和主要分布区,我国紫薇栽培历史悠久,相传三国时期,诸葛亮隐居所三顾堂庭院中就栽有两株紫薇。在唐、宋时期,紫微的栽植非常盛行,唐代的中书省有谚云:“门前种株紫薇花,家中富贵又荣华” 。《唐书.百官志》中记栽:在开元元年,把中书省改为紫薇省,把中书令改为紫薇令的官称,因此紫薇也就有了“官样花”的别名。至今留传许多唐宋时期著名诗人对紫薇的赞美与寄情,如白居易的“丝纶阁下文章静,钟鼓楼中刻漏长;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当时白居易为中书舍人,自称紫薇郎。又如杜牧别号“紫薇舍人”,他的“晓迎秋露一枝新,不占园中最上春。桃李无言又何在,向风偏笑艳阳人。”诗句,赞扬了紫薇不与群花争春,一枝独秀的品格。陆游的“钟鼓楼前官样花,谁令流落到天涯。少年妄想今除尽,但爱清樽浸晚霞。”诗句寄予紫薇之情,抒发自己的抱负与落漠。杨万里 “莫管身非香案吏,也移床对紫薇花”。 哪怕自己连个香案小吏都不是,也要移床赏玩紫薇花。宋梅尧:“禁中五月紫薇树,阁后近闻都著花,薄薄嫩肤搔鸟爪,离离碎剪晨曦霞。”赞赏紫薇花繁花似锦,美丽妖娆。

明代的紫薇品种与栽植均有所发展。王世懋在《学圃余疏》中记有紫薇有红、紫、淡红及白等色,提出淡红为野生的最差,白色为后来发现的也不足贵,而紫色才是正色。清代以来紫薇栽培遍及黄河流域以南地区,至今紫薇已在全国普遍栽培。世界各地近几个世纪也大量引种,在法国称其为“印度丁香”(lilas des Indes)。

性状与特征 紫薇适应性强,除长城以北严寒地区外,全国均可露地栽培。性喜温暖,稍耐寒,喜阳稍耐阴,耐旱不耐涝,喜沙质排水良好的肥沃壤土。紫薇栽植易成活,常用播种、扦插及分株法繁殖。春季播种,当年小苗需防寒越冬。扦插可在早春用硬枝枝扦插,也可于6月用软枝扦插,插后注意湿度与庇荫,成活率较高。

形态特征 树皮呈长薄片状剥落,皮落后树干光滑,小枝略呈四棱形,常有狭翅。单叶对生或近对生,椭圆形至倒卵形。圆锥花序着生于当年生枝端,花有紫、红、堇、白等色3-5cm,边缘皱波状如同皱纹纱,因此英语称其为“皱纹纱桃金娘”(Crape myrtle),。

应用 紫薇树型不高,形态形优美,树树皮光滑,花色艳丽,花朵繁密,花期长达数月,非常适宜作为庭院、道路和公园栽植,也常用来制作盆景和切花观赏。北方地区夏秋开花、花色鲜艳的乔木为数不多,而论花期之长,花色之丰富和鲜艳,更非紫薇莫属,故有“独占芳菲当夏景,不将颜色托春风”、“紫薇开最久,烂熳十旬期,夏日愈秋序,新花继故枝”的赞诗。

在园林中可群植成林,也可丛植或孤植于绿地,与高大乔木配置形成多层次的景观。紫薇树干光洁,抚摸时有全株动颤的感觉,因此被称为痒痒树,给人增添了情趣。枝干遒曲,又能形成很美的冬景,在园林绿化中被越来越广泛地应用。

紫薇还是药用植物,其根、皮、叶、花均可入药,有清热解毒、止痢、止血、止痛功用。树皮、叶及花为强泻剂,根和树皮煎剂,可治咯血、吐血、便血、牙痛等。

紫薇抗污染能力较强,能吸收二氧化硫、氯化氢、氟化氢等有害气体,对大气污染地区具有保护环境的作用;吸滞粉尘的能力强,据测定,每平方米叶片可吸滞粉尘4.42克,是城镇绿化、环保的理想花木。

紫薇文化

快乐的紫薇

http://www.zwkhl.com/bolgtb.asp?id=724 cxb 发表于 2005-05-21 12:04:41)

在一些城市的花坛边,常可以看见上面写着“花草有知,足下留情”的牌子,但在牌子边上依然清晰可见人类在花草身上留下的脚印。为了阻挡人们无情的脚步,不得不在花坛周围高高地架起铁丝网。当我们透过铁丝网去欣赏花的美丽时,那美丽已经被切割成碎片了。几万年前,人类的祖先与世间万物和谐发展,几万年后,我们却对世间万物的生命熟视无睹,恣意破坏生态环境。

今人有所不知,早在三百多年前,李渔就通过对紫薇树的观察得出结论说,“禽兽草木尽是有知之物。”所以,“草木之受诛锄,犹禽兽之被宰杀,其苦其痛,俱有不忍言者。人能以待紫薇者待一切草木,待一切草木者待禽兽与人,则斩伐不敢妄施,而有疾痛相关之义矣。”

紫薇,落叶小乔木,俗称怕痒树。记得以前学校教室门前就有一棵紫薇树,我们常常去挠那树干,看它是否真的怕痒,会“笑”得花枝乱颤。李渔说,草木同性,此树怕痒,那其它草木也肯定是知痛痒的,只不过紫薇怕痒,其它树不怕痒而已。就像人一样,怕痒的人一搔就扭动身子受不了,有的人任你搔就是不怕痒,难道你说他就不知痛痒了么?

芥子园的花坛里有一棵紫薇树已有二十多年,枝干有二米多高了。可近来不知怎么地,被新来的花工拦腰截断了,说是这样明年会开的更茂盛的。我不懂花木栽培,无从考证他这样做是否真得合理,但我知道这如同人被截去了双肢,定会带来无比痛苦的。要知道这紫薇,你轻轻地挠一挠它,都很怕痒的,你拦腰截它,如果能喊的话,它还不痛得声嘶力竭地大喊大叫。那几天我一直默默无言,还和那个花工吵了一架。

据《群芳谱》记载:“唐时省中多植此花,取其耐久,且烂漫可爱也。”在唐代,用紫薇来绿化和美化环境已相当普遍。诗人白居易有一晚值勤,坐在紫薇树下即景生情,写了一首《紫薇花》诗:“丝纶阁下文章静,钟鼓楼中刻漏长。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表现出一种踌躇满志、春风得意的情态。南宋诗人陆游也写过一首《紫薇》诗:“钟鼓楼前官样花,谁令流落到天涯。少年妄想今除尽,但爱清樽浸晚霞。”此诗与前诗相反,诗中流露出壮志未酬的感慨。

但不管前人如何借紫薇寄托情怀,我想紫薇它本身的性格应该是快乐的、直率的、真诚的,喜怒哀乐都会表现在脸上,不像其它树,痛了也不说,乐了也不笑。就像李渔性格,从来不刻意地去掩饰自己,从来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紫薇还有个特点,就是花期特别长,自五、六月起一直开到十月,所以又叫百日红。杨万里有诗道:“谁道花无红百日,紫薇长放半年花。”常人道:花无百日红,人无百年好。其实我想只要活得实在,活得真实,活得灿烂,生命的长短又算得了什么呢?如果一定要戴着个虚伪的面具,连自己的痛痒之事都不敢说,那活在世上不要说百年,就是十年都嫌太长了呢!

中新社通讯:世界著名物理学家吴健雄与紫薇树

摘自中新网2002年06月01日 08:37

中新社苏州五月三十一日电题:吴健雄与紫薇树(作者倪敏毓)今天,是已故世界著名物理学家吴健雄教授九十华诞,吴健雄的母校--江苏省太仓市明德中学内海内外人士络绎不绝。他们在瞻仰吴健雄墓地后,纷纷来到校园内的紫薇树下合影留念。这棵百年紫薇树是由吴健雄的父亲吴仲裔先生创办“明德女子职业学校”时亲手栽种的。吴健雄小时候经常在树下晨读,而且,也被吴老先生唤作“薇薇”。一九三六年,年仅二十四岁的吴健雄,在紫薇树下与亲人道别,远涉重洋留学美国。一九四O年,吴健雄在加里福尼亚大学获物理学博士学位;一九五二年成为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和美国科学院院士,参与了被称作“改变人类科学史”的“曼哈顿计划”,并主持了其中的两项关键工作。她被誉为“东方的居里夫人”。一九七三年,吴健雄第一次回到了阔别三十七年的家乡,来到了紫薇树下,与明德中学师生共同绘制明德的发展蓝图。如今,在紫薇树旁,由吴健雄出资建造的“紫薇阁”已住进了在明德任教的外籍教师;拔地而起的吴健雄科技楼凝聚着吴健雄夫妇多年的积蓄;电脑房的电脑是吴教授买给孩子们的礼物;每年两场的院士进校讲课,是吴健雄给孩子们的厚爱,……明德中学的师生至今难忘,一九九七年二月十四日吴健雄从美国打电话告诉明德中学名誉校长、她的侄子吴颐教授,提议由她出资为明德盖一座现代化实验楼。没想到,二月十七日,吴教授因脑溢血不幸去世,二月十四日的美国长途,竟成了吴教授临终对明德的嘱托。 一九九八年,吴健雄魂归故里,她的墓地就选址在明德园内的紫薇树下。由东南大学设计,世界著名建筑大师贝聿铭审定的“吴健雄墓地”,新颖别致,圆形的瞻仰台、圆柱带切面的墓穴以及墓穴前两个大型花岗岩石球喷出一高一低的水柱,体现着“宇称不守恒”的理论精神。黑色花岗岩铺砌的墓地,在鲜花的簇拥下,既庄严肃穆,又不失亲切。回首仰望那棵伴随吴健雄一生的紫薇树,令人感慨万千。当年一棵风雨飘摇中的小树,如今已冠大如盖。微风中摇曳的枝条告诉人们,紫薇树下,孕育了世界上一位杰出的女科学家;紫薇树下,安放着一个最圣洁的灵魂。紫薇花又开了。淡淡的清香,永远伴随着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