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校树种介绍之合欢树
发布日期:  2009-04-14 16:23:24    点击次数:  
【字体: 】  【关闭窗口】  【打印该页】

     合欢树在我校为数极少,只有两棵,都分布在我校文化路60号院(北校区)大门东南主草坪内。一棵较小,2004年暑期移植入园;一棵较大,约有20年,2006年2月从郑州市中原区须水镇许庄村崔女士家移栽入园(详见我校网站实验新闻版块介绍)。

     合欢概况

     英文名称Silktree Albizzia Flower,别名夜合树、绒花树、鸟绒树,科属豆科合欢属。落叶乔木,高可达16m。树皮灰褐色,小枝带棱角。二回羽状复叶互生,羽片4—12对;小叶10-30对,镰状长圆形,两侧极偏斜,长6—12mm,宽1—4mm,先端急尖,基部楔形。花序头状,多数,伞房状排列,腋生或顶生;花萼筒状,5齿裂;花冠漏头状,5裂,淡红色;雄蕊多数而细长,花丝基部连合。荚果扁平,长椭圆形,长9—15cm。花期6—7月,果期9—11月。生于路旁、林边及山坡上。枝条疏生开展,偶数二回羽状复叶,小叶刀剑形,昼开夜合,故有“合昏”和“合欢”之名。夏季开伞房状花序,具缨状半白色半粉红色花缘,酷似“马缨”。其木材纹理直,结构细,经久耐用。皮、花可入药。分布于华东、华南、西南及辽宁、河北、河南、陕西。

     繁殖与栽培

     10月采集种子,干藏到翌年春播。播种前需用80oC热水浸种,每日换水1次,第三天取出种子,混以湿砂,堆积温暖处,上盖薄膜,保湿7-8天后播种。为使主干通直,提高分枝部位,育苗期应适当密植与高杆作物间作,并注意修剪侧枝。主干倾斜的幼苗,第二年可齐地截干,促使生长粗壮、主杆通直,移栽宜在萌芽时进行,大苗要带土坨。

     用途

     合欢叶纤细似羽,绿荫如伞,红花成簇,秀美别致,并且对氯化氢、二氧化氮抗性强,对二氧化硫、氯气有一定的抗性。合欢树的树皮及花可供药用,有安神解郁、活血止痛、开胃利气之功效,提取的浸膏外用治骨折、痛疽、肿痛等症。木材坚实,纹理通直,结构细密,经久耐用,可供制家具、农具、建筑、造船之用。合欢树阴阳有别,被称为敏感性植物,被列为地震观测的首选树种。 合欢树姿态美观,叶形雅致,花色艳丽,气味芳香,既可美化庭院,又可进行地震观测研究,一举两得。

     鉴赏

     合欢树态自然,小叶细碎,昼开夜合,夏季开花时多数雄蕊集合外伸,呈分红色,颇似绒缨。树冠不甚圆整,最适宜植于山坡间、溪流口、湖塘边、游路的弯道处,取其树态偏斜,自然潇洒,点缀风景。公园桥头点缀两株,草坪之中散植一丛,则绿荫匝地,清幽秀丽。若作为行道树,骒红花绿叶,满街生色。

     合欢文化

     合欢树

     史铁生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选自榕树下网站

     十岁那年,我在一次作文比赛中得了第一。母亲那时候还年轻,急着跟我说她自己,说她小时候的作文作得还要好,老师甚至不相信那么好的文章会是她写的。“老师找到家来问,是不是家里的大人帮了忙。我那时可能还不到十岁呢。”我听得扫兴,故意笑:“可能?什么叫可能还不到?”她就解释。我装作根本不再注意她的话,对着墙打乒乓球,把她气得够呛。不过我承认她聪明,承认她是世界上长得最好看的女的。她正给自己做一条蓝地白花的裙子。

     二十岁,我的两条腿残废了。除去给人家画彩蛋,我想我还应该再干点别的事,先后改变了几次主意,最后想学写作。母亲那时已不年轻,为了我的腿,她头上开始有了白发。医院已经明确表示,我的病情目前没办法治。母亲的全副心思却还放在给我治病上,到处找大夫,打听偏方,花很多钱。她倒总能找来些稀奇古怪的药,让我吃,让我喝,或者是洗、敷、熏、灸。“别浪费时间啦! 根本没用! ”我说,我一心只想着写小说,仿佛那东西能把残废人救出困境。“再试一回,不试你怎么知道会没用?”她说,每一回都虔诚地抱着希望。然而对我的腿,有多少回希望就有多少回失望,最后一回,我的胯上被熏成烫伤。医院的大夫说,这实在太悬了,对于瘫痪病人。这差不多是要命的事。我倒没太害怕,心想死了也好,死了倒痛快。母亲惊惶了几个月,昼夜守着我,一换药就说:“怎么会烫了呢?我还直留神呀!”幸亏伤口好起来,不然她非疯了不可。

     后来她发现我在写小说。她跟我说:“那就好好写吧。”我听出来,她对治好我的腿也终于绝望。“我年轻的时候也最喜欢文学,”她说。“跟你现在差不多大的时候,我也想过搞写作,”她说。“你小时候的作文不是得过第一?”她提醒我说。我们俩都尽力把我的腿忘掉。她到处去给我借书,顶着雨或冒了雪推我去看电影,像过去给我找大夫,打听偏方那样,抱了希望。

     三十岁时,我的第一篇小说发表了。母亲却已不在人世,过了几年,我的另一篇小说又侥幸获奖,母亲已经离开我整整七年。

     获奖之后,登门采访的记者就多,大家都好心好意,认为我不容易。但是我只准备了一套话,说来说去就觉得心烦。我摇着车躲出去,坐在小公园安静的树林里,想:上帝为什么早早地召母亲回去呢?迷迷糊糊的,我听见回答:“她心里太苦了。上帝看她受不住了,就召她回去。”我的心得到一点安慰,睁开眼睛,看见风在树林里吹过。

     我摇车离开那儿,在街上瞎逛,不想回家。

     母亲去世后,我们搬了家。我很少再到母亲住过的那个小院儿去。小院儿在一个大院儿的尽里头,我偶尔摇车到大院儿去坐坐,但不愿意去那儿小院儿,推说手摇车进去不方便。院儿里的老太太们还都把我当儿孙看,尤其想到我又没了母亲,但都不说,光扯些闲活,怪我不常去。我坐在院子当中,喝东家的茶,吃西家的瓜。有一年,人们终于又提到母亲:“到小院儿去看看吧,你妈种的那棵合欢树今年开花了!”我心里一阵抖,还是推说手摇车进出太不易。大伙就不再说,忙扯些别的,说起我们原来住的房子里现在住了小两口,女的刚生了个儿子,孩子不哭不闹,光是瞪着眼睛看窗户上的树影儿。

     我没料到那棵树还活着。那年,母亲到劳动局去给我找工作,回来时在路边挖了一棵刚出土的“含羞草”,以为是含羞草,种在花盆里长,竟是一棵合欢树。母亲从来喜欢那些东西,但当时心思全在别处。第二年合欢树没有发芽,母亲叹息了一回,还不舍得扔掉,依然让它长在瓦盆里。第三年,合欢树却又长出叶子,而且茂盛了。母亲高兴了很多天,以为那是个好兆头,常去侍弄它,不敢再大意。又过一年,她把合欢树移出盆,栽在窗前的地上,有时念叨,不知道这种树几年才开花。再过一年,我们搬了家。悲痛弄得我们都把那棵小树忘记了。

     与其在街上瞎逛,我想,不如就去看看那棵树吧。我也想再看着母亲住过的那间房。我老记着,那儿还有个刚来到世上的孩子,不哭不闹,瞪着眼睛看树影儿。是那棵合欢树的影子吗?小院儿里只有那棵树。

     院儿里的老太太们还是那么欢迎我,东屋倒茶,西屋点烟,送到我跟前。大伙都不知道我获奖的事,也许知道,但不觉得那很重要;还是都问我的腿,问我是否有了正式工作。这回,想摇车进小院儿真是不能了,家家门前的小厨房都扩大,过道窄到一个人推自行车进出也要侧身。我问起那棵合欢树。大伙说,年年都开花,长到房高了。这么说,我再看不见它了。我要是求人背我去看,倒也不是不行。我挺后悔前两年没有自己摇车进去看看。

     我摇着车在街上慢慢走,不急着回家。人有时候只想独自静静地呆一会。悲伤也成享受。

     有一天那个孩子长大了,会想到童年的事,会想起那些晃动的树影儿,会想起他自己的妈妈,他会跑去看看那棵树。但他不会知道那棵树是谁种的,是怎么种的。(1984年11月)

        能预测地震的合欢树
    摘自中国农林致富信息网2003-1-8  http://www.nlzf.cn

     人们发现许多动物能预测地震,但对植物预测地震了解得还不多。日本东京女子大学的鸟山教授对合欢树进行了数年的生物电位测定,他用高灵敏的记录仪记录了合欢树的电位变化,掌握和了解到一些有趣的现象。他发现这种植物能感受到火山活动,地震等前兆的刺激,出现明显的电位变化和过强的电流。例如:1978年的6月6日至9日4天中,合欢树电流正常,到10日、11日昼间出现了异常大的电流,6月12日上午10时观察到更大的电流后,下午5时14分就在宫城县海域发生了7.4级地震。此后余震持续了十多天,电流也随之趋弱。合欢树能够在地震前两天作出反应,出现异常大的电流。有关专家认为这是由于它的根系能敏感地捕捉到作为地震前兆的地球物理化学和磁场的的变化。尽管现在已有许多地震监测仪器,人们仍期望加强对植物预测地震的研究,以便使人类能多途径地,更准确地预测预报地震,尽可能地减少地震造成的危害。